主管QQ:722972

再生变局!中国工业机器人硝烟四起2021-03-14 05:48

  从历史来看,机器人概念可以追溯到公元前8世纪的《伊利亚特》——荷马讲述的特洛伊战争史诗。其中有一段写道:工匠之神赫菲斯托斯用黄金打造了一批机械女仆。这些女仆有心能解意,有嘴能说话,有手能使力,精通手工制造。

  尽管是虚构的神话故事,但折射出一个思想:机器人自诞生的那一刻起,就是作为人类的理想仆人而存在。

  在工业领域中尤其突出,从1920年,“Robot”这个词首次被捷克作家Karel Capek创造出来,到现在工业机器人已经发展了近百年。

  世界上第一台机器人就是一台工业机器人,名叫unimate,意思是:万能自动。与小说中,那捷克作家笔下的人形机器人有着巨大的差异。Unimate只是一只能自动完成搬运工作的庞大而笨重机械手臂,完成很简单的任务。

  unimate的出生,让工业机器人这千亿级蓝海市场萌芽。因为unimate是六轴机器人的始祖,汽车工业发展的支柱。

  工业机器人最大的应用下游是汽车业,占比高达36%。而工业机器人中,多关节机器人的应用范围最广,占比67%以上。

  如今,2019年全球工业机器人市场规模为已经高达1907亿,工业机器人总销量为37.3万台,并且在高速发展的轨道中。

  而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工业机器人市场,2019年工业机器人销量14万台,占全球销量37.5%。市场规达382亿。

  工业机器人作为新兴的事物,带来颠覆性的革命。正如《黑天鹅》一书说到,历史和社会不是前行的,而是跳跃的。

  《纽约时报》一篇文章显示,如果为每一千名工人配备一个机器人,将导致六名工人失业,整体工资下降四分之三。仅1990-2007这十多年,就有67万人因机器人而失业。

  有得必有失,某种程度上,正是那些极其危险,又或是看似简单重复实则复杂而艰辛的工作,才让人们真正意识到工业机器人存在的合理性。

  汽车、飞机等喷漆是一项耗时长、工序繁杂、工作量极大的工作,如果依赖于手工喷涂手工喷涂,其质量完全取决于工人的经验,很难保证一致性。而且在喷漆的时候,会产生大量有毒气体和有毒粉尘,严重时会致癌。

  在我国也同样如此,从2017年到2019年,制造业工人平均年薪从5.8万提升至7.04万,上涨了21% 。这些年,劳动力成本在不断增加,机器替代人变得越来越划算。

  以焊接机器人为例,一台价格约15到20万,一台机器人的工作量能顶3个工人,预计1到2年就能收回成本。因此,未来将迎来工业机器人高增长时期。

  曾经靠着大量的廉价劳动力支持起世界的代工,在中国产业转型需求和劳动成本上升的现今,每万名产业工人所拥有的工业机器人数量仅为187台(2019年)。

  韩国、日本、德国、美国、意大利等传统制造业强国的数据分别为855台、364台、346台、228台和212台, 以邻国韩国为例,人均工业保有量是我国的4.6倍。作为世界工厂的中国,工业机器人还有极大的提升空间。

  面对这如此巨大而方兴未艾的中国工业机器人市场,无论是谁看到了,不都哈喇子直流。啊,不,要说得文雅些:垂延三尺。

  工业机器人的发源地不在中国,因此全球的工业机器人的格局中几乎看不到中国企业的身影。其中“四大家族”则是赫赫有名,几乎占据是全球市场的40%的市场份额。

  尽管如此,中国从不缺少有谋略的企业家,美的把工业机器人“四大家族”之一的库卡收入囊中,极大地推动中国工业机器人的发展。

  2017美的在收购库卡前的一年里就已经开始不断在二级市场上悄悄吸纳库卡的股份。在公开报道中,美的曾经披露了增持的过程,第一次是5.4%,第二次是10.2%,第三次是13.5%,每一次都是在数个月的时间里完成的。这种缓慢的买进,一方面降低了德国人的警惕性,另一方面也避免了价格的过快抬高。

  另外一个关键就是令人满意的价格,美的的出价,比库卡的过去三个月平均股价高出30%,而且还都是现金,这是一个让人难以拒绝的交易。因此美的顺利地把库卡收入囊中。

  同样地,埃斯顿在2020年4月收购德国购德国克鲁斯(世界上最早拥有完全自主焊接机器人的公司之一),超越青松机器人成为国产工业机器人的龙头,也同样地填补国内在高端焊接工业机器人严重依赖进口的现状。

  而其他国产厂商在国家政策的扶持下,避开外资品牌最为集中的汽车行业机器人领域的,抢占家具、铸造、钢结构、光伏、酿酒、电商等细分市场,推出满足客户多元化需求的定制化机型。

  例如,国产龙头埃斯顿2019年收入,大概也才是“四大家族” ABB的33.21%。营收之间的差距,不仅仅来源于发展的时间的差异,还有技术的壁垒。

  工业机器人核心三大件分别是:减速器、伺服、控制器。领先企业主要都是在国外。

  其中,减速器成本占比最大,高达35%。而全球70%以上的减速机被日本的纳博特斯克和哈默纳科两家垄断。

  作为一个极具前景的新兴市场,工业制造业科技的发展是必然的趋势,而工业机器人的硝烟早已暗涌不断。如今,竞争加剧,疫情过后企业加速工业机器人的需求,加之劳动成本快速上行,行业的迎来高速发展。才把这一场硝烟展现在公众面前,引发人们的关注。

  核心零件的国产化是在工业机器人的市场争夺中是首个面临的难关,也是最难逾越的一条鸿沟,而走在行业列的公司也在加速攻克。

  新兴的市场从来不缺乏惊喜和投资机会,当然也并不缺乏投资机会。资本密集型的行业通常都是谁跑的最快,谁就吃到最大的蛋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