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QQ:722972

工业占比下降与机器人产业发展分析2021-02-27 17:39

  摘要:今天看到一篇担心我国去工业化的文章,分析得不无道理。从2010年以来的10年时间里,我国第二产业占经济的比重从46.5%下降到37.8%,而同期第三产业比重从44.2%上升到54.5%。往好的方面讲,经济结构从第二产业向第三产业升级;往坏的方面讲,第二产业萎缩速度过快,意味着产业空心化。毕竟我国还不是高收入国家,仍然需要制造业立国。

  今天看到一篇担心我国去工业化的文章,分析得不无道理。从2010年以来的10年时间里,我国第二产业占经济的比重从46.5%下降到37.8%,而同期第三产业比重从44.2%上升到54.5%。往好的方面讲,经济结构从第二产业向第三产业升级;往坏的方面讲,第二产业萎缩速度过快,意味着产业空心化。毕竟我国还不是高收入国家,仍然需要制造业立国。

  从细分行业来看,制造业比重萎缩已经表现得较为明显。工业是我国第二产业的主要构成部分,这10年里工业占经济的比重从40.1%下降到30.1%,降低了10个百分点。而第三产业比重上升较快,其中,金融业占比从6.2%提高到7.8%,房地产业占比从5.7%提高到7%。考虑到不少工业企业与房地产业关联度提升,有的企业依靠厂房和土地增值维持生计,真实的房地产业比重远高于统计数据。

  虽然制造业比重逐渐下降符合当前我国经济发展规律,但近10年大幅度下降10个百分点是不健康的。要知道,人均产值比我国更高的韩国,近几年其制造业占比还在攀升。我国制造业比重快速下降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包括劳动力成本、地价等要素成本上升,间接融资高速发展挤压实体经济利润,房地产对制造业带来挤出效应,等等。

  为了减少对制造业的挤压,政策将进一步调整,重点向金融业和房地产业开刀。在金融业改革上,大方向是扩大直接融资比重,例如全面实行注册制。直接融资市场主要是股市和债市,二级市场投资将迎来新的春天。并要求以银行为代表的间接融资金融机构让利,把利润从以金融和房地产为代表的第三产业挤压流向工业特别是高端工业为代表的第二产业。房地产业融资政策已经收紧,下一步将引导释放出来的流动性流向实体经济特别是制造业。

  直接融资的资本市场比间接融资的银行机构更具备市场敏感性,在推动制造业转型升级更具优势。特别是缺乏充足抵押品的高技术制造业发展,非常依赖资本市场的支持。以机器人产业为例,自2013年以来,中国一直是全球最大的工业机器人需求市场,受到资本市场的热烈追捧。中国也是全球最大的工业机器人生产国,2020年中国生产的工业机器人数量达到237068台,同比大幅增长19.1%,丝毫未受疫情影响,其中大部分企业获得了资本市场的直接融资支持。

  在机器人为代表的高端制造业,我国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存在很好的投资机会。虽然我国是全最大的工业机器人生产国与消费国,但仍然存在不少短板。按照2014年提出的“中国制造2025”计划的目标之一,本地机器人制造商要在2020年之前提供一半的国内市场,到2025年达到70%的国内市场。然而,我们未能实现2020年的目标。鉴于此,政策支持力度只会有增无减,未来相关领域具备很大的想象空间。

  当前,国产机器人品牌和国外顶级品牌在核心技术上仍有很大差距。尤其是在汽车和3C制造等高端行业,仍由外国品牌主导。作为工业机器人的两个核心组件,减速器和伺服电机的制造主要由日本主导。中国使用的减速器中有75%以上是从日本工程公司进口,这些部件占中国制造的工业机器人成本的三分之一以上。在市场的推动下以及政策的支持下,这些领域未来将出现国产替代,成长出一些细分领域龙头企业,投资者可以重点关注。

  在2月23日举行的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国务院国资委秘书长、新闻发言人彭华岗表示,“十三五”时期,加快推进国有资本布局优化和结构调整,先后完成了12组24家中央企业的重组,新组建和接收了5家企业,中央企业数量和“十二五”末相比,从106家调整到目前的97家。